您现在的位置: 网银快速充值中心 > 党建思政 > 学习交流 > 正文
 
党 建 思 政
党建思政首页
党建之窗
廉政建设
理论学习
学习交流
纪委信箱
廉政举报电话:
    0795-7365617
回望2018:逝者如斯——活在时间里(倏忽十年之三)
作者:尹小小 文章来源:基础部 点击数:84 更新时间:2018/8/19 19:33:44

耳边依然会时不时萦绕2500年前孔子的回声:“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

那不是时下的观光旅游,不是你我脚下的江河水,也不是基于生活经验的慨叹。甚至也不是时间——无涯空间里的无尽时间,如梭,如箭,如白驹过隙或者,所有的事物,只是向前,永远向前不停留。

那是哲人经过思考和省察后的生命,那是如果我们还爱着智慧时的——哲学。于是,孔子就活在2500年的时间里,活成了生命哲学。

而我,只是匆匆光阴里的个体,只是短暂人生里一个孤单的过客。

 

10年前,是的,还是那个2008的年份,一如既往地,我仍只是想过每一个已过的如水的日子——只是,那一年,我也在一段读教育硕士研究生生活。那时,逝者如斯,三年的学习光阴就将走到它的尽头。

因为日子如水,寂寞无垠,我在2005年前的那个七月,随着往日生活的惯节奏,做出了一个报考在职研究生的决定此后,日子依然如水,却似乎不再寂寞了——八月培训,十月考试,十二月出成绩,全国78%的绩点,然后是放下心来歇一口气。20061收到面试通知。在3月的面试结束后,接下来的又是长时间的等待。

现在还记得,那是一个凉爽的日子,78日,我来到曾经十分熟悉的师范大学报到。第二天就是颇为隆重的开学典礼、入学教育10正式上课。

没有陌生,没有惊喜,也没有冷漠与麻木。这是一种久违了的熟悉、亲切,也许还有丝丝缕缕的感动,有些湿润,有些迷漓。然后是复归于日常的平静。

此后的日子一路走来,平如水,没有激情没有波澜。它会改变什么吗?也许就是一条永是流淌着的河流,永远只是缓地、波澜不惊地自己平淡的时间河床中静默流淌。可是,它又将伴随我多少个日日夜夜直到这段日子的终点?我不愿探究。我只在自己也许沉寂的或悸动的、也许闲适的或激越的内心深处,惟愿挤出几朵微笑,去慰藉着自己和自己的亲人。剩下的好像就是等待时间的流逝和毕业的来临。

其实,离开学生时代的校园太久了,我需要的是回顾、清理、归纳、总结和展望,是质疑、思考、调查、分析和解答。但我却总让自己处于一种纷乱、繁杂、无序和无奈之中,推拖又等待,然后重归于开始或虚无。——原谅自己?厌恶自己?还是思考自己、超越自己?

2007年,又是流火的七月,又是一段流水的时光。那年的716日,我带着更为简便的行李和驾轻就熟的淡定,一次来到那所师范大学。熟悉的环境亲切的氛围:喧闹中有宁静,炎热里有清凉。而各色人等怀抱着各样动机,每日都呼啸着或悄无声息地流动在这座忙碌的城市、这个宁静的校园。有一点不同的只是,上课时要录入指纹了——这也许已经暴露了无论是校方还是求学者从一开始就已经展开的关于目的和手段的选择与博弈?

指纹考勤不适用于我。我从迟到、早退,更不旷课,也从不请假。我上课,又下课,静静地来去,完成着自己的学业任务。清闲时,与同学聊着天,购书、游戏聚餐,散步,也请他们喝一杯冰镇饮料,或卡拉我们过去时代的经典歌曲——沧桑中是一片片温软的沉静,没有泪水但有感怀

即便是一年那个1——对了,就是2008年1月,雨雪冰冻天气在整个南中国的天地间呼啸;记得那次孤单一人的旅途在南昌站,从早上九点到晚上七点半,于漫长的晚点后列车仍然走走停停直到凌晨三点才在弥漫的风雪中独自从省城回到这座小城回到家

也曾平淡地面对,因为这不过是平常。直到写作和完成硕士毕业论文——那又是在七月2008年7月半年后的12月底,我与曾经的那些同学一同参加完一场颇有些隆重的毕业典礼,接过自己的学位证和结业证,然后在举行毕业典礼的那个礼堂大门口一起抛起一顶黑色的硕士帽——也许已经定格,也许一切都只是一个新的、未知的开始......

而今,那段时间早已经悄然逝去,一切似乎又回归曾经的起点。可是,它只是曾经的回归吗?也许是,也许又不是。正是在这一年,我以写作毕业论文为契机,读了大量的报刊书籍文献,既为硕士论文写作做了比较充分的资料准备,也凭此第一次主持申报了一个相关高校教改课题并获立项,同时也完成了一系列论文并陆续发表;尤其是,它们都为以后本人主持编写《大学语文》校本教材并于2017年8月正式出版(中国农业出版社)奠定了较为扎实的理论基础。

此时十年后,又一次走过七月,走进八月......很快的,就将是一年一度的九月了。

 

忽然想起可以翻看一下自己所在学校的“大事记”——那年,2008年,在时间漫漫的长河里,这个已经凝固的瞬间,我所在的这所学校究竟发生过哪些“大事”呢?

1月,一个企业奖学金颁发仪式5月,一次为汶川地震灾区捐款缴纳“特殊党费”6月,一场省农业厅对学院主要负责人进行调整的人事安排;以及,7月被省教育厅批准为自考社会助学单位9月增设2个高职专业11月校企合作授牌仪式1个专业被评为省级特色专业1个教学团队被评为省级教学团队12月首批在校大学生应征入伍以及,几个申请课题立项、几个在研课题结项。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年的3月,一位老教师主持的科技项目《东乡野生稻的发现,遗传多样性保护与初步利用研究》获江西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主持人同时获江西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还有这一年的12月22日至25日,省教育厅专家组对学校人才培养工作水平进行评估。

我由衷地祝福这两个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虽然在这个“大事记”里只有寥寥一句话,而且不幸跟上述众多的凡庸琐事相提并论。也许,真正令人惊艳的事物其命运除了成为绝响,就注定湮没在芸芸众生般的居家琐碎里吧?

 

时间无穷,无尽。

据说,佛教认为宇宙曾经多少劫,每大劫又包括若干千亿年(一劫,佛家语天地的一成一败谓“一劫”。佛教认为,一小劫等于16798000一中劫等于20小劫3亿3596万年一大劫等于 80中劫 268亿7680万年尼泊尔人认为一劫为8400万年)。《庄子-逍遥游》说:“楚之南有螟蛉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又说:“朝菌不知蟪蛄,夏虫不可语冰”。这里说的是自然界里一般的动植物。

而人的生命呢?长命百岁?或者如《圣经-创世纪》最长寿者玛士撒拉,或者如中国古书里的彭祖活到800岁?即便如此,在时间的长河里,也不过刹那。因此,《庄子》又说:“方生方死,方死方生。其行尽如驰,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当然,这已经与时间本身没有关系了。

倏忽十年。已经过去的,正在经历的,即将来临的,这是生生不息的时间,也是奔流不止的时间长河里的万事万物、众生生命。“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No man ever steps in the same river twice),这是生活常识,更是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古希腊哲学家,约公元前530--470“变”的哲学智慧。

于我而言,如王羲之《兰亭集序》所言,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也为妄作至于苏才郭福姬子彭年”,也是奢侈。我只愿记下那年8月9日去世的巴勒斯坦“民族诗人”穆罕默德-达尔维什的那首叫做《赌命人》的诗:

 

我想告诉生命:

请慢些走,等我杯中醉意消逝

我曾没有也将没有任何角色

生命只是偶然,偶然即是默默无闻

我死前10分钟会告诉医生,对于偶然的生命,

10分钟已足够

 

文章录入:jcb    责任编辑:jcb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管理登录 | 
    主办:网银快速充值中心 承办:网银快速充值中心党委宣传部
    地址:江西省樟树市四特大道266号 邮编:331200
    备案号:赣ICP备14010365号